我从延安来

原标题:我从延安来

2017年9月,中国人民大学新生入学日,开学典礼上响起《陕北公校园 歌》。“民族的命运全担在我们双肩,抗日救亡要我们加倍努力,忠诚团结,紧张活泼,战斗的学习。努力!努力!”现场近万名同学手捧赤色 歌词本齐声高歌,2017级商学院新生唐笑薇说,唱到“努力!努力!”的时分 ,自己的手轻轻 哆嗦 。“咱们都很激动。80年曾经 了,歌里的精力 仍是 那么澎湃 有力。”

新生入学日,重温老校歌,这个组织 别有深意。80年前的11月1日,正是在抗日烽烟 中,陕北公学开学了。凉山下,延河岸边,一群群英姿勃发的青年,为着民族的命运,发出“努力努力”的誓言。开学典礼上,毛泽东号召,“要造就一大批人,这些人是革命的前锋 队……这些人充满着斗争精力 和牺牲精力 。这些人是胸怀率直 的,忠诚的,积极的,与正直的”。

80年,韶光 流转;80年,陵谷变迁。80年来,从延安到北京,未曾改变的是这所校园 的赤色 基因和精力 特质。

一首歌从“抗日救亡”唱到“励精图治”

“我们住的是窑洞和土房,一个学习班十个人一间。睡觉、学习、开会、吃饭、洗脸都在这里。虽然挤一点,却十分洁整齐,被子一概 被里向外,折得棱是棱、角是角,十床被构成 一条线。洗脸手巾也挂成齐齐的一条线,书、本子也摆得十分整齐。”年青 时就读于陕北公学的党史专家胡华在回忆录里这样写道,“在革命的校园 里,物质日子 上的困难,底子 难不倒我们,一切均可因陋就简,加以克服。那时,寻求 校舍的华美、设备的完善、物质日子 上的享乐思维 ,是没有存在余地的。”

正是在粗陋 的窑洞土房里,凭着难不倒的革命精力 ,陕北公学铿锵起步,踏上漫漫征程。80年长路迢迢,从陕北公学到华北联合大学再到华北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,“民族的命运担在双肩”,这所大学见证了民族和国家的命运。

陕北公学建立 后不久,陕甘宁边区教育部长陈正人提出,陕北公学要用最行进 、最科学的理论武装脑筋 。当时的主讲教师李凡夫、吴亮平、何关 之、邵式对等 人都是一时之选,开设的课程有“中国革命运动史”“马列主义”“辩证唯物主义”“世界革命运动史”等等,赋予青年学生理论的力气 和革命的精力 。

校歌从“抗日救亡”开始,跟着 抗战的深化 ,这首歌终于唱到了“收复国土 ”。

1939年7月,中共中央抉择 由陕北公学、延安鲁迅艺术学院、安吴堡战时青年训练班、延安工人校园 联合建立 华北联合大学,和抗日军政大学一同 开赴敌后办学。

1939年11月7日,华北联合大学举行开学典礼。《华北联合大校园 歌》也唱响了:“同志们,我们团结,我们行进 ,我们吃苦 ,我们坚决 ,国土 要收复,人民要自在 ……努力学习革命的理论,培育 我们革命的品质,我们誓死绝不妥协投降,战斗啊,胜利就在明日!”华北联合大学开设的课程紧紧围绕完成 人才培育 方针 这一核心,充沛 体现了校园 既定的教育方针。教学内容主要包括 四方面的课程:政管理 论课程,时事政治教育,专业课程以及军事课。

1948年8月,华北联合大学与北方大学合并建立 ,改名为华北大学。此时的任务 是“迎接全国解放”。1948年5月,周恩来同志在与中共中央华北局开始 商谈之后,亲笔给吴玉章写信:

玉章同志:为加强华北大学领导并便号召起见,中央与华北局商定,拟请你担任华北大校园 长,范文澜、成仿吾两同志任副校长,不知你情愿 承受 这一职务否?

吴玉章复信并欣然承受 中央的组织 :“愿为国家培育 人才作贡献。”

华北大学开学后,为了鼓动 全校师生,吴玉章撰写了华北大校园 歌歌词:“华北雄壮美丽的河山,是我们民族发源 的当地 ,争得了人民战斗的胜利,新民主主义的路途 无限宽广。”

当年的华北大学学生关怀回忆起讲堂 日子 :“在小组评论 中,同学们往往为了弄清一个问题争论得面红耳赤。华大的这种学习方式,最宝贵的地方 就在于它绝不是为了学习理论而学习理论,或者只是让同学生搬硬套 地死记硬背一些经典作家的名言,而是要通过生动活泼的学习,真正使同学对革命的理论进行消化和吸收。”

新中国建立 后,华北大学重组,成为今天的中国人民大学。

为人民求真理

1949年初,河北省新城县青年张景良在报纸上看到华北大学招生布告 ,于是和6位同学赶到北平铁狮子胡同的报名点。应考青年早已排起了长长的部队 ,他最紧张的是面试 ,主考人问他:“你为什么要考华大?”“为人民效能 !”他坚决 地答复 。

事后,他认为,这是他考试中最难忘的部分。

书生怎么 为人民效能 ?张景良撰文指出,求真理就是书生报国的方式。

“立学为民、治学报国”,也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陈先达时常挂在嘴边的话。